南宁市机关党建网欢迎您!
我要投稿[投稿信箱:gw5772234@163.com]
南宁市机关党建网欢迎您!
您的位置:首页 > 先锋引领

王治国:五大发展理念引领边远小山村的发展

发布日期:2017-08-18
 

  在2015年10月一个天高云淡、秋风送爽的日子,我被后盾单位南宁市纪委下派到武鸣区马头镇玉元村挂职第一书记。

  当天下午我便召集村委会五名干部开会了解村里情况,村支书韦汉杰跟我说:“我们玉元村的群众终于盼来了上级给我们指派的第一书记。”我问支书为啥这么说,支书回答说:“马头镇靠近上林县,是武鸣县比较偏远的一个镇,马头镇共有三个贫困村,不管是从产业发展还是基础设施来看,玉元村都是其中最差的一个。”村委副主任韦绍强说,“村里目前没有集体收入,群众的思想观念比较保守,带动发展产业也比较困难。”另一名副主任韦汉城说,“玉元村耕地没有机耕路,也没有水利三面光,一条水利渠道到处漏水,全村1300多亩水田中半数以上成了望天田,再加上玉元村又处于大明山风口,常年风力都很大,以前有群众种了百香果、柑橘等果树,常常是一阵风吹过,满地落的都是果。因此,农户土地抛荒的情况很严重。”听了他们的话,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改变这种情况。

  抓基础设施建设促协调发展

  我仔细整理一下思路发现,虽然困难很多,但是其中最紧要的一件事还是要抓好基础设施建设,让农户有条件去耕种土地。此外,玉元村周边各村都已经有了机耕路和水利设施,这让村里群众也觉得玉元村在上级党委政府面前像是后妈生的。我一方面对群众说:“乡亲们啊,我们的党和政府绝不会让一个贫困村和贫困户在扶贫的队伍中掉队,但是国家的资金是有限的,想要做到每个贫困村都同步发展那是不大可能的。眼前,我们村是比别的村落后一点,我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能赶上、甚至超越他们。”村里的群众听了我的话,都觉得还是蛮有道理的,于是,个个欢欣鼓舞,希望我能先帮他们解决机耕路和水里三面光的问题。我就跟乡亲们说到,“不瞒你们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淳朴的笑容。第二天上午,我便赶到镇里的有关部门去询问机耕路和水里三面光等有关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的申请情况。

  经过多方协调,项目资金不久便批下来了。2016年3月18日晚,在项目施工前夕,我在玉元村伏荷屯主持召开群众会,让大家表决是否实施水利三面光、机耕路项目,之所以要表决是因为这个项目的事实会占用到部分农户的田地,而这些被占田地是无偿的,相当于这部分农户要拿出自己田地的一部分作为村集体道路,会前我原本以为由于不涉及征地赔偿,个别农户可能会极力反对该项目的实施,因此,事前我已经做好了开展说服工作的预案。可结果却出乎我的预料,全屯竟然没有一人站出来反对这一项目,而且群众一致向我表态:不管涉及到谁家的地,一律听从项目施工人员安排,绝不反对,不让王书记费心!那一刻我感觉了满满的善意!

  本以为故事到此就有了圆满的结局,但是好景不长,一个月后施工队就来向村委反映说,一个屯的农户拦住他们不给施工,项目施工方无论怎么解释都没有用,一定要给888元的红包才能从他们那里过,村干过去调节后,那个屯的群众仍然坚持索要红包,急得施工方要拨打120报警抓人。当我听说这个事情之后,马上要求村干通知这个屯的群众在当天晚上集中一下开个会。

  我曾经了解了一下这个屯过去的一些情况,大家都说这个屯的群众基础比较差,有好的项目放过去也被他们搞黄了,比如2014年,镇政府曾经帮他们申请过一个“三三四工程”用来做巷道硬化,结果虽然大部分群众同意了,最后仍在少数群众的反对声中搁浅,为此五名村干还每人赔了1万元进去。此后,每当谈起这个屯干部们都摇头。

  所以我在当晚去做工作之后,心里也是没有底的,不知道他们会给我出什么难题。村支书不放心我一个人过去,还特意陪我一起去。在经历了焦急的等待之后,晚上9点钟左右,会议终于开始了,村干简单介绍了一下今晚的会议主旨,就把目光转向了我。我并没有直截了当的说明来意,而是先向群众询问村里有啥困难需要我帮助解决的。我话音刚落,旁边有位大哥就开口了,“有是有,就怕你们这些干部高高在上,不愿意帮我们解决。”我望着他说:“来之前我只知道你们屯还需要巷道硬化和篮球场,如果还需要其他项目也不妨一起提出来我来想办法解决。”“整个武鸣所有的贫困村到2018年就要全部脱贫摘帽了,我们玉元村也要脱贫,有些项目如果现在不做,以后也就没有专项资金来给你们做了,简单的说,错过这个村以后就没这个店了。如果你觉得自己钱多愿意自己出钱做,那就无所谓,现在不做也就罢了。”这时人群中传出一片欢笑声,他们纷纷喊道,“我们当然愿意做。”我又说到,既然大家都愿意做,那就举手表决一下,然后签字、摁手印,我们明天就向上级打报告争取项目。大家在纷纷叫好的同时,不约而同举起手,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反对。我看到此刻正是气氛最热烈的时候,就马上抛出了我的问题,我说:“最近机耕路修到我们屯施工进行不下去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呢?”有位大叔立即回答说:“这条机耕路刚好路过我们屯土地庙前面,按照习俗,动土施工是要选好日子时辰的,他们既不跟我们打声招呼也不选个吉时,我们当然不答应。”当时我就想,习俗的问题很难直接讲清楚,这是一个心结问题,只能通过攻心来解决了。于是,我就说到,“因为我的家乡在遥远的北方,俗话说,十里不同俗,我老家距离这里有几千里那么远,再加上我刚来不久所以对这里风俗还不是很了解。这次的机耕路问题是我的错,是我让施工方加快施工进度的,目的是害怕耽误了大家的春耕。这个事如果土地公要怪的话就怪我好了,不过我觉得他是不会怪我的,因为我们是在想着为村里做好事,如果土地公因为这点小事发脾气那就显得他自己太小气了。而且土地公是不会收过路费的,如果他知道你们打着他的旗号要红包才真的会生气。”说到这里,几个年轻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场红包危机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施工方按照计划顺利施工,2017年3月底整个项目即可顺利完工。如今,玉元村的群众再也不抱怨村里基础设施比周边村都差了。

  因地制宜发展中草药种植

  经过努力,基础设施方面的机耕路、水利三面光、通屯路、巷道硬化等问题都相继解决了,可是产业呢?没有产业群众一样不能增收,贫困户还是涛声依旧。所以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几次召集村干商议产业发展问题,风太大种果行不通,发展水产养殖又缺乏水面,讨论来讨论去结果都是无计可施。多少天的实地考察调研后,我做出了在村里发展中草药种植的决定。

  做出这个决定的依据主要有几个方面:一是玉元村位于大明山脚下,大明山向以动植物种类丰富而著称,漫山遍野本就散布生长着各种类的野生中草药,这就证明此处拥有适合中草药生长的良好气候条件;二是大明山附近一带一直受到比较严格的生态保护,无论是水质、空气还是土壤均为受到污染,在这种环境下种植的中草药,比较容易达到国家药典所规定的标准,可以在市场上卖个好价钱;第三,国家已经推出复兴中草药行业复兴战略规划,要把中草药产业在国际上打造出知名品牌,这为我们发展中草药种植提供了历史性的机遇。基于以上几点判断,我毅然决定在村里发动群众大力种植中草药。

  主意是拿定了,可是要以发展哪种中草药为突破口呢,经过走访我又发现,在本村岜汪屯有一户群众上一年种了中草药——莪术。这种中草药比较适合在广西种植,它所要求的生长条件玉元村都符合,且不需要耗费太多的人工,施肥、除草等环节都很便利,不需要喷散农药。更为重要的是,它的经济价值比种植传统的农作物要高出2-3倍。了解了这些,我便召集村干开会商量推广发展莪术种植事宜,我的意见是首先从思想较为开放的岜汪屯推开,且由村干带头种植,毕竟在发展产业方面,都是群众看党员,党员看干部,干部带头种,群众才有信心跟着上。开会时,我给在场的村干讲了当前发展中草药种植的几大优势,而且说明这个产业是可以长期发展下去的。他们对我给出的几点理由也都表示认可,最后当我问到为了这个产业的顺利推进有谁愿意带头尝试的时候,当场就有韦汉城、韦照武两名村干表态愿意带头发展。解决了带头人的问题,接下来便是召开群众会向群众进行宣传,在这个环节我除了利用村干的影响力之外,还在岜汪屯物色了一户人缘好、说话算数的韦大海户作为村委的代言人在岜汪屯对群众开展说服工作,后来岜汪屯的近70户群众有60%以上加入了种植中草药莪术的阵营,目前玉元村岜汪屯中草药莪术的种植面积已达到近百亩。

  引入大型生态养殖企业

  我给玉元村做了一个定位,一定要搞现代化农业,既要保住这里的青山绿水,又要金山银山,让尽可能多的群众享受到发展的成果。后面我召集村干商议决定与扶善堂公司合作建设在村里建设一个大型的自动化养猪场,养猪饲料主要是经过微生物发酵的构树叶,用这种饲料饲养的生猪粪便不臭,不会对环境产生太大压力。同时还要建设一座大型的沼气池,为猪场所在地附近村庄提供免费沼气,除此之外,该公司还计划通过运用脱水技术使得生猪粪便干化。而这些干粪又该怎么处理呢?葛海鸿董事长说他还准备在村里就近搞一个构树种植基地,由扶善堂公司免费发放构树苗让村民普遍种植,一亩构树年产构树叶可达两吨,扶善堂公司以每吨2000元的价格从农户手上进行收购,作为生猪的饲料来源,而那些经过脱水处理的干粪正好可以作为种植构树的有机肥料,一方面实现了生猪粪便的无害化处理,同时也保证了构树叶的产量。

  目前玉元村村委已经与扶善堂公司一起制定出了合作协议,并成立了南宁市扶善堂玉元村专业种养合作社,公司方面也已编制出《扶善堂玉元四万头猪场及千亩构树基地项目可行性报告》,养猪场选址工作已经结束,合作社已经向农户支付了5年的土地流转费。构树基地建设也在有条不紊的推进中。根据双方合作协议规定,扶善堂玉元村合作社将通过这个养猪项目将全镇304户贫困户中的大多数纳入专业种养合作社,贫困户每年通过土地流转、种植构树及小额贷款分红等形式每人每年获得1万元的收入,而付出的劳动时间却只有20天左右,其余时间可以自由劳作。此外,扶善堂公司还可为玉元村解决20人的长期就业问题。更为重要的是,按照这种养猪模式,既不会对环境保护带来太大压力,又能实现种养一体化,种养结合、循环发展,现实中有些地方片面追求经济效益,却造成了资源的破坏、环境的污染,玉元村的发展一定不能再走他们的老路,我们要金山银山,更要保住绿水青山,因此,玉元村的发展要切实坚持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所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等五大理念,立足当前、放眼长远,为玉元村的发展提供持久动力。

  葛海鸿董事长后来还说,“用构树叶作为饲料养出的生猪,其肉质不但比普通猪肉口感更好,还有养肝护肝、降‘三高’的作用。”这种猪肉品质既高,又迎合了现代人注重健康养生的潮流,市场价格也比普通的猪肉要高,有着不错的经济效益。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建议,就是要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更好的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益提高的物质文化需要,促进经济社会的健康稳定发展,玉元村所引进的这个构树养猪项目与总书记的供给侧改革理念是高度一致的。群众听说我为村里引来这个项目,无不欢欣鼓舞,见面就问:“王书记,现在我们的养猪项目进展的怎么样了?”

  不仅仅玉元村的群众开心,临近的两个贫困村也同样高兴,因为他们也可以一起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他们也可以一起种植构树或参与土地流转为自己增加收入。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村集体也可以从中获得分红,从而使得村里的公益事业有了资金来源。因此,邻村的两个村支书每次见到我都会说:“王书记,我们今年要一起努力、一起脱贫摘帽啊!”

  创新思路解决构树基地建设难题

  自从养猪基地选址确定之后,我们便着手开始对构树基地的建设,构树种植虽然在国家层面上几年前就有政策支持,但在玉元村群众的眼中仍属于新生事物。对于如何推进工作,葛海鸿董事长一开始提出了两个方案:第一是通过土地流转的方式把群众的土地集中过来,由企业支付土地流转金。在构树种植以及日常护理方面,企业出钱雇佣当地农户来做。第二是群众拿土地来入股构树基地项目,每亩设置最低收益保护价,根据入股土地的亩数和企业盈利额进行年底分红,农户由此获得的收益比仅仅依赖土地流转每亩可多出600-800元。

  听了葛董的这两个方案,我从内心深处还是倾向于选择第二种,因为作为下村扶贫的第一书记,我的职责就是千方百计地去增加群众的收入,可是马头镇玉元村毕竟是一个较为闭塞的地方,群众对种植构树本身就持着怀疑态度,再要他们以一种从未经历的土地入股方式去获取收益,他们能够轻易接受么?当时我的心里没有一点底气。思前想后,我决定先由村支书韦汉杰来跟群众进行沟通,如果顺利的话,一切自然水到渠成,如果不顺利,我再做进一步的思想沟通,毕竟转变思想观念很难做到毕其功于一役,要做好打持久战的长期打算。当村支书找到群众表明了想要大家以土地入股获取收益的想法之后,现场就被多数群众一口回绝了,他们想要的就是马上见到真金白银,不愿意等到企业盈利之后再从中分取利润。看到这种情况,我心里也明白,再去做说服工作也无济于事了,但是纯粹的土地流转无法实现群众收益的最大化。经过反复思考,后面我们决定可以玉元村合作社的名义先期进行土地流转300亩作为核心示范区,这个资金全部由企业来投资,等来年有了收益我们再向群众进行大肆宣传,带动他们共同种植构树,或者心甘情愿的拿出土地来入股企业。届时,原来企业土地流转经营部分也将重新反包给农户经营,以增加农户收入来源。只有这样才能发挥企业和群众两个方面的积极性,让他们双方都能感受到经营好这个产业是他们共同的事业。我们这个发展思路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做给群众看、引导群众干、带领群众一起赚。”

  积极扶志促脱贫

  “韦如宗的儿子回来了”,村干韦绍强不经意地说到。“马上带我去他家,我要当面跟他谈谈。”我急切地说。韦绍强看到我这样,马上放下手中的活,跟我一起出发前往伏定屯。

  韦如宗的儿子名叫韦建成,十年前突然失踪,村里人都不清楚他的去向。据村民说二十年前韦如宗突然得了精神病,儿子韦建成为此觉得羞于见人,便于十年前离家出走了。十年来,老韦一个人凄凉度日,精神状态更是每况愈下。经过去年的精准识别,他家被划定为贫困户,在村委干部聚在一起研究如何对他进行帮扶时,大家一致认为当前最迫切的就是要对他家的危房进行改造。可是,任凭他帮扶干部和村干部怎么施展三寸之舌,老韦就是不同意。正在大家左右为难之际,老韦的宝贝儿子回来了,这岂不是喜从天降?

  一会功夫,我们就来到伏定屯,正巧迎面看见韦建成就站在家门口,相互问好之后,我们便进到他的家里坐下慢慢详谈。落座之后,我便开门见山地说:“听说你回来了,我就马上赶来看看你,全村人都在盼着你能早点回来,你老爸对你更是日思夜想。”听完这些,他微微低下了头,眼圈开始湿润了,声音略带哽咽地说:“我也想回家,可是我的家却是这种情况!”我说:“你的处境我很能理解,我也知道你父亲所患的整个病曾经让你心力交瘁。每个人都想出生在一个富裕、祥和的家庭,可现实中往往难于尽如人意,我们谁都无法决定人生来处,能够改变的只有前方要走的路。”听完这席话,韦建成霍然抬起头,用力握着我的手说:“王书记,你说到我的心坎里了。”

  然后,韦建成好像打开了话匣子,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这些年他在天津、河北唐山等地辗转打工的经历。由于文化水平不高,又缺少技术,尽管他很努力,依然没有得到幸运之神的青睐。如今考虑到父亲年事已高,虽然还没有赚到多少钱,还是毅然放弃继续在外打工,选择回乡照顾老人。

  接下来,我跟他讲了他家列为村里的贫困户,如今国家对贫困户有很多优惠政策,有危房改造 、种养补贴、大病救助等,并试着询问他村里眼下正在申报的危房改造要不要做。韦建成不假思索地回答:“一定要做,老爸已到晚年,我一定要给他一个稳固、温馨的家。”我又告诉他如果要危房改造,根据他家的情况可以申请60平米危旧房改造指标,得到政府26500元的补贴,但是还需要自己出一部分。他告诉我说,现在家里有一头养了5年的老黄牛,前几天他想卖掉,但是父亲无论如何不答应,对父亲的这种偏执他也感到很无奈。我劝解道:“你老爸的这种态度其实很容易理解,这些年你不在他身边,老黄牛就是他的儿子,是他的伴,你卖掉老黄牛就等于砍掉了他多年的精神寄托。”看着他无奈的眼神,我又接着说:“当然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你要卖掉老黄牛,就要先给你老爸买一头小黄牛回来,让他不至于因为老黄牛的离去而倍感失落。”听完我的话,韦建成开始面露喜色,欣然接受了我的意见。

  后面他又跟我讲了自己对未来的展望,显示出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我说了一些鼓励他发展种养以便尽快脱贫的话。在我离开时,韦建兴一直把我送到村口,并目送我离开伏定屯。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他的贴心人。

  产业发展让玉元村的未来更美好

  在玉元村全体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下,相信不久的将来,玉元村合作社年出栏4万头的大型生猪养殖场就可以全面建成并投入使用,届时,总的投资规模将达1亿元人民币,整个生猪养殖场固定厂房的顶部都会铺设电阳能发电设施,这些发电设施一部分用于满足猪场照明需要,另一部分还可以低价卖给当地困难群众,让群众按照每头生猪300元的纯利润来算,每年就可为企业挣得1200万元的纯利润。大型沼气池已经投入使用,群众获得免费使用沼气的实惠,从而又节省了一项日常生活开支。构树种植规模进一步扩大,构树叶加工基地也将完成建设,群众可将自家所产构树叶就近卖到加工厂,一亩地即可获得收益4000元,而每年的劳动时间却不到20天。

  在种养一体化的产业尘埃落定之后,根据最初的设想,玉元村将借着南宁市政府打造环大明山旅游景区的契机,发展旅游经济,具体包括打造精品农家乐,把食宿、游乐和特色水果采摘园融入进来,多方面满足游客的需求。

  届时,玉元村的甘果、柠檬、百香果、龙眼和桑葚果都已经初具规模,可为游客提供充足的采摘场地及果源。除了游客采摘之外,桑果基地所产出的桑果还将被源源不断地运往东盟经开区颐生园桑果酒厂,群众每年将会从桑果种植中获得每亩8000元以上的经济收入。

  中草药种植规模进一步扩大,种类日益多样化,群众种植中草药的热情会更加高涨,对中草药的认识进一步深化,对中草药市场的把握也会越来越贴近实际。(作者系市纪委派驻武鸣区马头镇玉元村第一书记王治国)

  

  

  

  

  

  

分享到: